成功率计算
俄罗斯试管婴儿ICRM

四年前她失去独子 现在67岁的她决心生下双胞胎

2018-08-10 17:56:34

四年前,一场严重的车祸带走了张姨的独生子,那年她的儿子只有34岁,还没有结婚。四年后的今天,她再一次怀孕,而且是双胞胎。

1.jpg

这四年,张姨度日如年,几乎每天都要借助安眠药才能入睡。她非常喜欢孩子,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帮自己的儿子带孩子,这场车祸让她所有的希望全部落空。失去儿子之后,老两口希望再领养一个孩子,可是国家规定办理领养的父母双方年龄不得高于65岁,老两口辗转多地,均以条件不符未能如愿。张姨想通过助孕再要一个孩子,但是这在国内是违法的,于是老两口决定做试管婴儿。她开始每天游泳健身,就是想让自己的身体年轻点。直到2017年11月,张姨开始尝试试管婴儿,辗转几次,前后花了将近20万,2018年6月,张姨终于怀上了一对双胞胎。

2.jpg

本以为到了这里有了一个让人欣慰的结局,但是事情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。

回到北京以后,张姨前往医院做产检,却被诊断为高血压,张姨直接被划分为高危产妇。后来她们又转到北医三院,医生表示她的身体不适合生产,建议她引产,但是张姨还是希望能把孩子生下来。

3.jpg

国家规定,像张姨这样的高龄产妇,只能在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进行孕期保健和分娩,但现在所有医院都对她进行了“封杀”,要不就是建议她引产。张姨说,自己在决定要孩子前,就衡量了可能面对的风险,并且做好充分的准备。另外,社会舆论也开始批评她,网友认为即使张姨顺利生产,也无力抚养,未来孩子还可能还未成年,父母就不在了。张姨觉得,自己的儿子走了,世界也随之把自己抛弃,自己就是喜欢孩子而已,现在却弄的自己像个罪人。

4.jpg

看完这条新闻,我感觉母爱真的伟大,但是,这样的爱算不算一种自私?张姨想通过生育来弥补精神上的损失,但是就她的身体状态而言,生育对她来说确实风险很大,医院拒绝她得不到舆论的支持,一旦出现问题,医院和医生也会被推上风口浪尖。

虽然在国内,第三方助孕被绝对禁止,如果借助海外辅助生殖机构,或许这件事会有个更好的结局。

6.jpg

▲俄罗斯ICRM国际医学中心大楼

俄罗斯ICRM已成立25周年,是俄罗斯第一家从事辅助生殖医学的综合型生殖中心,也是欧洲第一大辅助生殖中心,设有男科、妇科、生殖科、外科等科室,120多位专家组成的医学博士团队,包括妇科、生殖学家和胚胎学家,在促排方案和PGD/PGS染色体筛查诊断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,近30000例健康宝宝在这里出生,为上百位国内客户提供辅助生殖服务。相比在俄的私人诊所或专科医院,ICRM在资历、规模、技术、设备等方面具有很大优势。俄罗斯ICRM在2015年被纳入俄联邦医保指定生殖中心,普京总统曾多次访问。

5.jpg

▲俄罗斯ICRM国际医学中心内景

在俄罗斯,第三方助孕是全境合法的,ICRM注册的爱心妈妈都要通过严格身体检查和背景调查的,爱心妈妈的年龄要在30岁以下、顺产过一胎且孩子目前健康成长,同时要调查爱心妈妈的家族背景、工作经历、学历、有无不良生活习惯等。在ICRM出生的孩子回国之后上户口也非常方便,只要将孩子在俄罗斯的出生证明翻译成中文公证件,户主拿户口薄到相关部门就可以为孩子办理落户,如果医疗机构不正规,这一步会非常麻烦。

67岁的张姨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辉和母爱的伟大,虽然我们不是医学工作者,但我们也经历了很多感人的故事,这些故事的主人公面对的都是舍生求死、婚姻动摇,慢慢十几年坎坷求子路,他们付出的太多。所谓的三观不过根据自己的经验产生的想法,很多事在没遇上之前可以高谈阔论,但真正遇到时才会体会到当事人有多难,怎么做都不对,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,相信大多数人都不太敢想。对于张姨而言,生育权是她最基本的权利。也希望来国家能够出台更有针对性的政策,帮助她们圆梦。

最后祝张姨好运,早日如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