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功率计算
俄罗斯试管婴儿ICRM

俄罗斯ICRM辅助生殖巨头行动在中国,从“产品打假”到“流量打假”

2018-05-18 14:45:38

“挂羊头卖狗肉”说的不仅仅是以次充好的产品售假,在当今互联网时代,“挂别人家品牌为自己品牌引流”的现象已经成为流量为王时代的诟病。然而,像医疗这种关系重大的特殊行业,“挂羊头卖狗肉”的现象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,因为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重蹈魏则西的悲剧。

在线下,惯用这种招数的多为不知名的小医院,通过雇佣医托,把奔着知名医院去的患者通过一些套路有目的地误导,进而截流到三四流医疗机构。患者轻则钱财受损,重则人财两空。在互联网时代,尤其是搜索引擎竞价的监管机制不完善的情况下,部分中小机构采用的手法如出一辙:都是利用知名大品牌医院来为自己机构导流。

互联网假医托:当心盯上求子心切的不孕不育群体

患者多,需求大,利用大品牌引流的“医托”就会盯上那个行业。近日欧洲第一大辅助生殖机构,以试管婴儿著称的俄罗斯ICRM多次被其他机构当做引流的首选对象。《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》显示,中国的不孕不育发病率在12.5%~15%,患者人数超过4000万,即意味着8对夫妇中就有一对患有不孕不育问题。而非正当引流为这个群体带来很多隐患和不安全因素。

觊觎ICRM俄罗斯国际生殖医学中心的品牌优势和强大的技术背景,很多小机构在搜索引擎上设置与ICRM国际生殖医学中心相关的字眼,以获得受众的点击,并引用ICRM国际生殖医学中心发布的内容,让受众误认为他们是ICRM的合作伙伴,但实际为受众提供其他服务方案。这种做法既侵害了ICRM国际生殖医学中心的合法权益,也给受众家庭造成了伤害。

ICRM大中华区代表处唐总监对流量打假表示坚决支持,“爱优选ICRM已经截取了这些网站的虚假宣传图片,并拟好律师函准备发起诉讼,以保护ICRM的品牌声誉,更重要的是要维护患者的利益。”

欧洲辅助生殖领域的TOP1:ICRM多次“被导流”

ICRM不仅是俄罗斯最早专门从事辅助生殖医学的专科医院、俄罗斯最大的辅助生殖中心,而且是欧洲第一大辅助生殖中心。普京总统曾多次视察ICRM总部,还在2015年亲自批准将其纳入俄联邦社保唯一指定的生殖机构。据ICRM官方统计,自建院以来,已经有近30000多试管宝宝在这里健康顺利出生。

俄罗斯的特殊性造就了ICRM

由于第三方辅助生殖医学的特殊性,在国际上是被很多国家禁止的,但在俄罗斯全境是受法律保护的。由于俄罗斯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进入人口老龄化阶段,俄罗斯政府鼓励生育,并在ICRM院长的影响下,将第三方代孕纳入宪法。基于这种背景下,ICRM在俄罗斯政府的扶持下,速速成长,并取得了诸多研究成果。

timg (1).jpg

ICRM院长的个人品牌在行业内自带流量

ICRM院长、现任俄罗斯人类生殖协会主席、欧洲人类生殖和胚胎学协会指导委员会委员维拉迪斯·克萨科开创了俄罗斯采用第三方辅助生殖的先河,他也是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例代孕的操作者,也是俄罗斯代孕宪法的修订参与者与定夺者。由他带领的120位医学博士团队,在生殖领域创造了多项第一,发表论文超过千余篇,ICRM在一定程度上引导了俄罗斯辅助生殖学科的发展与临床应用。ICRM在全俄罗斯试管婴儿多年龄段成功率与活产率一直名列前茅。2016年11月,维拉迪斯.克萨科院长受中国医学组织邀请,参加了“中西医结合生殖医学论坛及战略研讨会”,本次学术交流活动让中国的学术界了解了俄罗斯先进的生殖技术,也让想借助辅生殖技术成为宝爸爸宝妈妈妈的患者家属不仅知道了ICRM,也知道了这位大名鼎鼎的院长先生。

据ICRM大中华区唐总监介绍,ICRM在试管婴儿、第三方辅助生殖、生殖不孕疾病、人类生育健康等方面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,正是因为ICRM在国际的地位和知名度,才引起了国内某些机构的觊觎。其借ICRM在国际的影响力,宣传其他机构。俄罗斯ICRM辅助生殖巨头流量打假行动保护的不仅是ICRM品牌,还有被互联网医托挡住求子之路的患者。

我们希望海外生殖领域不断提高进入门槛,不断提高国际间的信息交流,让信息透明,让消费者知情,使这种国际“生子援助”与“国际医疗合作”在透明、法制、规范的操作下造福全人类。